“双面”贪官王富玉落马记:敛财4.5亿,曾安排商人花26万聘保姆

“双面”贪官王富玉落马记:敛财4.5亿,曾安排商人花26万聘保姆

2021年2月,中央纪委派驻贵阳,将前贵州省政协主席王富玉带走。

被抓的王富玉,一脸懵逼,一副无辜的样子,其实,他在数日之前,还在接受着贿赂。

从90年代到被捕之前,王富玉利用自己的职权,贪污了四亿五千万。

他平时生活奢侈,衣食住行都是按照最好的标准来的。

面对弟弟的劝说,他还是一意孤行,继续积攒财富。

可是,就是这么一个十恶不赦的贪官,

却在镜头前哭了起来:“我也不知道要这些钱做什么。”

王富玉,1952年八月出生,在河北省任职,先后担任河北省政府办公厅的副处级秘书,

河北省获鹿县县长,县委书记,1989年,他被任命为石家庄市的副县长。

1991年,王富玉被调到海口市、海口市委常委、副市长、琼山市委书记

海南市委常委、三亚市委书记、市委书记、海南市委副书记、海口市委书记。

王富玉于2004年被调到贵州,2012年被任命为贵州省副主席,

2013年被任命为贵州省政协副主席。

根据王富玉的履历,王富玉的工作经验非常丰富,曾在多个省市、多个部门工作过。

王富玉的工作表现还算可以,在三亚任职期间,他曾推动三亚市创建国家生态示范区,

把三亚打造成为世界一流的生态旅游胜地。王富玉是一个典型的“双面人”,

他很注重塑造自己的积极的一面。王富玉在贵州的时候,

就曾多次在公众面前谈及反腐败的问题。王富玉看似光明磊落,

其实早就已经堕落,他的两面三刀,也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“罪恶”。

海南是王富玉事业的新起点,也是王富玉贪婪的发源地。海南旅游业蓬勃发展,

高尔夫球场蓬勃兴起,王富玉对高尔夫有了更深的了解,

并渐渐对高尔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从海南到贵州出来,一直打到退休,

王富玉还让私人老板给他安排一架私人飞机去全国各地打高尔夫,

“在赛场上决定买房,在球场上拿钱,这不就是贪污受贿的地方么?”

王富玉于2004年12月再次调任贵州省委副书记。

王富玉曾经安排私营企业主支付26.76万余元为其聘请家庭保姆。

王富玉还利用他的儿子王斌接受了大量的贿赂,

浙江一家私人园林公司以此为手段给王斌提供六千多万的利润,

而王富玉也为他承接了几个大工程。在侦查期间,专案组查获了多处涉及到的房产,

有些是王富玉直接收购的,有些是违规收购的,有些则是被老板买来送他长期用的。

王富玉在贵阳住了很久的一栋豪宅,是一位与他有过亲密关系的老总投资的,

装修得很高档,有电影院,有健身房,有高档摆设。客厅墙壁上挂着老板送的字画,

无不彰显着他对百姓的关心和淡泊名利。

有一副上面写着:“做人好心洁如玉,为民精神富若仙”。

下意识地把“富玉”二字隐藏在对联里,恭维王富玉。

他甚至想到了冬天住三亚,夏天住贵阳,春天和秋天住深圳,于是就安排老板去三亚,

深圳,贵阳给他买房子,然后装修好的。王富玉就是一个典型的双面人,

一个两面派一边做着为老百姓做实事的名头,一边疯狂受贿数亿元。

王富玉利用职务上的优势和职权、地位,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便利,

在企业经营、规划审批、职务调整、案件处理等方面,为相关单位和个人提供帮助,

或者直接或者通过他人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,

共计折合人民币4.34亿余元。其房产价值480万元,尚未实际取得,属未遂。

王富玉在2019年到2020年期间,还利用自己的权势,接受了1735万元的贿赂。

王富玉在“两面人”中只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实际上,有的党员领导干部在台上说一套,

台下做一套,当面做一套,背后做一套,不忠不义;表面上努力工作,穿着敬业,

工作努力,经常加班,不吃不喝,穿着简朴,勤俭持家,但暗地里,

他们是吃吃喝喝,私下里挥霍,坐豪车,喝好酒,穿名牌;有些人在别人面前高喊理想,

表面上假装关心群众,努力工作,为人民服务,

“两面人”可以说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,也是为了掩饰自己私欲的目的。

王富玉的弟弟王富对着摄像机说,“王富玉退休后,他的胆子更大了,他什么都不管,

直接给我转了很多钱,以前都是用现金,我都要避避。

退休之后,直接汇款就来了。因为他觉得自己退休了,已经不在位了,

也不会有什么事情了。”一些领导干部不但在自己的岗位上安排“亲信”,

而且还为以后“余权”的行使提供了有利的条件;

并且退休多年,对于原单位的重大问题依然不肯放手。

这一现象不但使新的领导进退两难,不敢大胆地工作,还造成了某些单位的低级作风,

甚至形成了一股小圈子、山头林立的势力,造成了人心涣散,工作难以正常开展,

影响了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。

天津市一中院于2021年11月30日对王富玉一案进行了一审宣判。

王富玉被控以1995-2021年期间,利用职务上的优势和职务便利,

在企业经营、规划审批、职务调整等方面为相关单位和个人牟取利益,

直接或通过他人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4.34亿元。

在2019-2020年间,他还利用自己的影响力,接受了1735万元的贿赂。

王富玉在庭上表示认罪并认罪。